您的位置:首页 >区块链 >

To B 创业者生力军渐成85后和90后,60-70后要“退休”?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牛透社(ID:Neuters),作者:小七

闲来无事,浏览了一下各大招聘网站,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儿:传说中的70后、80后逐渐退出高端招聘的舞台,取而代之的是85后,甚至90后。这一代人席卷了各大招聘网站的总监、主管、院长、首席、主策划、项目经理职位,成为新一代企业中高管。70、80后成为了被“淘汰的老人”,令人扎心又唏嘘。

在70、80后的带领下,市场曾经起伏跌宕过。新生力量的崛起,To B在领域创业者和企业的应用决策者都在发生着转移。不论是“创二代”,还是“草根创业者”都逐渐变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原生居民”,而且不可逆。崔牛会策划了两期内容,分别从85后 SaaS 创业者和企业客户来看云的应用状态。

我们对于在 To B 领域的85后创始人占市场的比例做了统计,结果还是出人意料的:占比达到了近1/4。

1

(85前和85后创业者在崔牛会所覆盖的领域中所占的比重)

对此,我们做了详细盘点,举几个例子,展示85后的新面貌。

1

与互联网同生的85、90后

2017年《互联网女皇报告》指出:全球互联网用户数已超34亿,同比增长10%,互联网全球渗透率达到46%。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数已破7亿,同比增长12%。云基础设施迅速增长,份额正逐步接近传统数据中心。

2016年,全球公有云与私有云基础设施建设支出达360亿美元,占 IT 基础设施建设总支出的37%,比2014年增长37%。

2018年的报告内容则显示互联网用户增长率为7%,低于上年的12%。随着全球网络用户已超过全球人口的一半以上,尚未接入互联网的人口变得越来越少。

2019年中国社交网络行业市场规模逐年扩大,以2018年的增速来计算,预计在2020年将达到500亿元的市场规模。

《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人与物》文章中提到:中国的互联网起源于1999年,但是受当时网速的制约,早期的网站其实都不太好用,仅仅是比报纸好了一点,但远不如电视媒体,相对发展也比较慢。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快八年的时间,到2007年左右,网络渐渐速度提升,PC 时代网络公司初具规模,渐渐开始满足人们需求。

所以,2007年的85前,差不多27岁左右,他们并不是互联网的核心人群。他们工作还是围绕着传统行业展开,他们更偏向于实体店与高毛利。而85后可以算是 PC 互联网核心人群,他们毕业时正是 PC 互联网最普及的时候。可以说,他们是伴随互联网一起成长的一代。

90后就更是如此。“90后是互联网的原生民,他们生于此,长于此,奋斗于此。”北京大学曾经做过一场关于90后与互联网关系的调查,报告指出“90后的互联网基因是与生俱来的。”

这无处不在的网络、计算、数据、知识和想象,是90后的生活方式、社交能力、思考平台、表达渠道、工作模式,即是90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互联网让他们看到了更大的世界和更多的机会与可能,他们将自己的创业方向也定位在了互联网。如果说互联网+是传统行业升级的新生态,那么90后无疑是其中重要的粘合力。

在当下的 SaaS 领域里,虽然70后、80后仍处于主力地位,但是很多冉冉升起的85后、90后新星也表现出非同一般的成就。

2

“垮掉的一代”如何“撑起新一代”

虽然很多人说85后、90后是“垮掉的一代”,但是放眼望去,他们更是撑起新时代的一代。细数下来,他们身上充满了年轻一代的朝气,还有互联网时代赋予他们更加广阔的可以展现身手的天地。

搭上顺风车的孙涛勇

微盟的创始人孙涛勇,从大学生创业者到最具创新潜力和影响力创业家,他坚信“创业过程布满荆棘,同时也面临很多选择,一定要抵制诱惑,投入所有的资源在一个方向上,专注做好一件事情,创业需要 all in(全力以赴)。” 将微盟打造成旺铺商家 GMV 达1.15亿,订单总量超过50万单的上市企业。

2010年,他进入北京理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曾面对 IBM 、淘宝、百度、中软公司的 Offer ,却最终选择了百度,加入商务搜索部参与凤巢系统的研发工作。

2013年,当微信第三方平台淘金热时,他毅然决然辞职创建微盟,定位在让商业更智慧的基础上,服务向个性化、垂直化、服务化发展,深入到B端,去真正地了解商家到底需要什么,如何接入到商家的核心系统,从而将微信营销融入到企业日常工作当中来,发挥微营销最大的价值。

孙涛勇曾经放话:“微盟的目标是做中国的 Salesforce”。Salesforce 堪称 SaaS 的鼻祖,美国企业软件巨头,早在2018年市值就突破千亿美金。如此的壮志豪言正是年轻人不服输、不甘委身第二的冲劲使然,也是 SaaS 企业即将发光的未来。

享受大数据福利的吴奇锋

2018年10月12日,“格局·企业大数据服务专场”专场活动在北京举行。埃睿迪创始人吴奇锋受到邀请参会并做了演讲。他讲到:“在保护生态环境方面,工业园区会产生多少污染,空气对污染源的承受能力是多少,有了大数据的完整计算,才能有数据可依,实现对空气质量的治理。

埃睿迪通过数据决策生产,还可以倒推企业进行创新,为了不消耗排污配额,有的企业已经在埃睿迪帮助下让燃料燃烧得更充分,实现部分工厂0排放。”

解决环境污染,做好大气治理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吴奇锋却是真正付之行动了。

2011年吴奇锋加盟容盟软件(微软在中国最大的合作伙伴之一)为公司高级管理团队核心成员,组建并领导解决方案事业部,成功帮助公司从传统软件分销商向互联化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

基于前期的经验,他在2015年创立埃睿迪( iReadyIT )。这个音译过来的英文名,大概就是吴奇锋想要表达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想要开创属于自己事业的决心了吧。

2018年3月27日,埃睿迪宣布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为国内顶级投资基金“达晨创投”。埃睿迪创始人兼 CEO 吴奇锋在融资采访中说过:“埃睿迪获利于国家的大数据战略,2017年业绩增长了将近300%,目前公司的客户已经实现了从传统的世界500强外企向大型国企、民营企业和政府的渗透,标杆客户的影响力也进一步反应在业务的快速增长上。”

在今年4月份,埃睿迪已完成 A+ 轮融资,由百度风投参与投资。这是埃睿迪成立五年以来的第2轮融资,也代表着至此埃睿迪被百度看上,与百度开始同船的新征程。

“环保卫士”桂博文

一只可爱的黄色小方狗,带着标示性的单侧黑眼圈,眯着眼睛的样子让人心情愉悦,再加上两只不同颜色的耳朵随风招摇,想必很多人对这个萌物并不陌生,这就是小黄狗的经典 Logo。

小黄狗是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再生资源科技智能回收解决方案,通过进驻城市居民社区、写字楼、酒店、闹市区及其他公共区域,以有偿回收方式接收市民投放的旧衣物、金属、废纸等垃圾,提高再生资源利用。

桂博文,这个唐山女孩儿毕业于卡内基梅隆大学,曾在华尔街某企业担任项目经理,回国后加入蜜芽担任国际业务总经理,也曾创业做过跨境电商。

桂博文在2017年的一次采访中透露过她的家庭生活,在她十岁的那年,她的父亲告诉她,在她长大之后,首先要有能力去关爱自己,其次要有能力去关爱家人,再有一些能力的话,就应该去关怀他人,关怀社会,让一些人因为你的存在而过得更好。于是懵懂的她深深的将这段话记在了心里,以致多年以后,她决定回国,投入环保行业创业。

2017年,她创办了废品回收公司,取名为“笨哥哥”。

2018年12月10日,另一家环保企业小黄狗,与笨哥哥达成协议,小黄狗以现金+股权的方式收购了笨哥哥。

笨哥哥擅长垃圾回收后端体系 To B 的建设,而小黄狗注重前端智能设备制造和铺设,有强大的 C 端货源获取能力。两家业务模式形成互补,有助于小黄狗整合 B 端资源,完善垃圾回收后端的分拣、处理和销售环节。此后,桂博文出任了小黄狗的总裁。

如今,小黄狗 APP 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打通了线上线下回收行业生态圈,实现对生活垃圾前端返现分类回收、中端统一运输、末端集中处理。2018年12月20日,小黄狗获新华联1.5亿注资。

被阿里看上的齐俊元

90年的齐俊元是业界公认的小鲜肉,年轻帅气的他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选择用才华来展现自己的魅力。与同龄人相比,他有着异于常人的沉稳,而且非常清楚他想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这条路的终点在哪儿,并且摸索出了怎样才能顺利打怪升级,走向远方的方法。

齐俊元从小就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他有惊人的记忆力,在身为教授的父亲的引导下,还爱上了科研。

“媒体喜欢给我们下定义,什么90后创业者。其实,我们和老一辈企业家走的路没有区别。”齐俊元经常说:“我最佩服的年轻企业家是 Facebook 的扎克伯格。”于是,还在上大三的他,与合伙人一起注册了公司,去做一个健康档案管理的项目,这也是 Teambition 的前身。

但是很可惜,在即使拉到投资的情况下,项目还是失败而终。 齐俊元没有因此放弃,他在一次采访中说:“当时我不好意思告诉家里公司不行了。每天早上5点,从学校坐早班车到大老远的紫竹园区,路上看看编程的书。到办公室开始写代码,直到晚上再赶最后一班车回宿舍。”就这样,在2013年6月,Teambition 发布了第一个正式版本。齐俊元正式发布的版本里共计22万行代码,在之前已经删掉了30万行。

Teambition 曾完成3轮总金额约在2000万美元左右的融资。

齐俊元创业以来最大的转折点,应该是在2019年的3月26日,阿里宣布以1亿美金对 Teambition 进行了收购。至此,从去年11月就在行业里传的沸沸扬扬的收购消息落下帷幕。

齐俊元年纪轻轻就坐拥上亿资产,实现了财务自由,成为人人羡慕的人生赢家。

目前, Teambition 的用户数量超过700万,遍布在超过38个行业,从初创团队到大型企业都在使用,其中包括华为、小米、TCL、喜马拉雅等知名企业。

3

幸于互联,爱在互联

一个是赶上了互联网的风口,搭上了微信的顺风车;

一个是专注 IT 行业的年轻小伙运用大数据分析致力于行业创新;

一个是从小接受父母爱的教育,长大后放弃优越安逸的国外生活,选择回国开始环保行业创业的貌美女孩儿;

一个是从小优秀,进入社会后能从事自己喜爱的工作,在很多人还在迷茫的阶段就已经成为亿万富翁。

他们四个更是代表了更多在互联网大环境下成长的85后、90后们,他们从小站在互联网时代的风口,享受着大数据带来的红利,新时期父母的教育也早就抛弃了老一套的“愚孝”和“自利”,教会他们爱与关怀、兴趣至上,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的思想早已深深刻在脑海里,附着在行动中。

那么,未来的 SaaS 行业会在他们的带领下走上怎样的路呢?后浪推着前浪,上一代的 SaaS 人们服不服“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