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除了腾讯、阿里,我看好的是这5家公司|对话GGV童士豪

1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腾讯大学(ID:tencent_university),腾讯投资运营总监彭亚男对话童士豪

作为一名投资人,童士豪的眼光可谓犀利独到。

在他投资的公司中,估值超过4亿美元的有14家,其中独角兽有11家。在美国APP Store电商榜单前20中,他投资的项目占了4个。凭借这样出色的投资成绩,他连续7年入选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最新一次的排名是第7位。

《CEO来了》第二季第四期,由腾讯投资运营总监彭亚男对话童士豪。

这是节目组邀请的唯一一位非CEO嘉宾,他将从投资人的角度,谈互联网的发展,谈中美万千创业者,也谈如何走到舞台中心的个人奋斗史。

以下是访谈精华节选。

关于投资:

投错了不要紧,关键是投对了的项目赚足了钱

彭亚男: 能投出14家独角兽,关键是什么?

童士豪: 第一,时间好。05年入行,刚好是中国和美国第一个冬天过了以后该觉醒的时候,经历了PC互联网更加普及,第二波移动互联网上半场和下半场各个阶段。这个时间点为我们这代VC人造就了很好的土壤。

第二,趋势抓得准。对于行业变化趋势的判断,我比一般投资人稍微快一些。最早选择在中国发展,布局移动互联网,之后把家又搬回到硅谷,布局全球化,这些时间点,都踩得比较准。

第三,广结人缘。和创业者相处得不错,不仅是合作伙伴,很多还成为不错的朋友。

彭亚男: 除了判断力,还有哪些能力、素质和个性会影响投资人的投资成绩?

童士豪: 做决定不纠结很重要。很多比我聪明的人,做一个投资决策,反复地想,决策时间超级长;而一旦判断失误,会失去信心,极度自责,压力大到难以入睡。

我做投资近二十年,没有一个晚上失眠,哪怕天塌下来了,也不要紧,明天早上起来,吃点好的,再想解决方法。说起来容易,但很多人做不到。

彭亚男: 你会如何看待自己miss掉或失败的投资项目?

童士豪: 一个好的投资者,十个项目有三个项目做成,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失败不要紧,重点是成功的项目能否赚足钱,比如小米,第一笔投资的回报就超过了800倍,做了这种项目,其他项目失败,也不是问题了。

所以重点并不是不能失败,而是以平常心对待失败,能抓到下一波机会。中国互联网这15、20年来,已经有四五次迭代发生,这一波你miss掉了没问题,两年、三年后,还会有新的一波出来。

2

童士豪在《CEO来了》录制现场

彭亚男: 投资做了这么多年,有什么你自己深信不疑、但其他人都保持怀疑的事情吗?

童士豪: 很多人会质疑何必要把战线拉到印度、非洲或拉丁美洲,把中国和东南亚做好就足够了。对我来说,触角铺得足够广会降低投入的风险。中美两个市场对全球的影响毋庸置疑是巨大的,奔跑的速度也很快,在其他市场追上来的过程中,是需要借鉴中美经验的。

一般人不易发现,因为他需要去熟悉很多新的国家,犯错的可能性会增大,但对我来说,分散风险反而是更好的做法。

彭亚男: 投资做了这么多年,对这个世界有什么更深刻的理解吗?

童士豪: 今年2月,在圣保罗看一家做物流配送的公司,工厂基本都是自动化。我很好奇机器是从哪来的,问了下来自印度,现在还有一些德国的自动仪器,但创始人最想引进的是一家来自于中国北京的公司的机器。

当时就很有感触,在北京的另一面,地球的另一端,亚马逊森林旁不远的地方,居然有几个来自法国、在巴西生活了十年的创业者,对中国的机器那么理解,甚至是以崇拜的心态,在了解北京这家公司。

所以当时的会一结束,我马上跟北京、上海的同事联系,不管用什么代价,一定要成为这家公司的股东,因为这个业务绝对是全球化的 。后来我们也如愿投资了这家叫Geek+极智嘉的公司。

这绝不是个例。全球电商的发展速度是追着中国的渗透率在成长,中国的产品最开始只能卖给中国的用户,但今天其实已经是全球市场。所以,全世界其实是非常平坦而紧密的,这一点,只在北京或硅谷生活,是永远感受不到的。

我觉得很多地方,相同之处比人们想象的要多得多。

彭亚男: 所以这是超出你认识之外的?

童士豪: 对,而且我认为99%的VC都不会知道这个事情。

彭亚男: 但你现在告诉大家了。

童士豪: 其实我讲这个故事,是想表达,你去的地点越多,你对投资就会越有把握。

关于创业:

没失败过的创业者,我们不投

彭亚男: 看过这么多创业者,优秀的CEO有哪些相似之处?

童士豪: 优秀的CEO太多了!比如小米雷军、美团王兴、大众点评张涛、头条张一鸣、Musically阳陆育、朱俊等等。

相似之处在于:拿雷军、毛文超、张一鸣举例,第一,学习能力非常强,脑筋转得特别快,对于新事物有充分的好奇心;第二,领导力、影响力很强,能吸引一帮兄弟姐妹一起干;第三,对于用户的理解很深,了解用户需求,才能把产品做到极致。

彭亚男: 那些失败的CEO们,又做错了什么?

童士豪: 第一,情势好的时候,头脑容易发热,该调整、该变化,都没跟上,要不就是选的时间点不对,太早或太晚。

再有,没有选对适合自己的事情。举一个正面例子,小红书的毛文超(创始人、CEO)从武汉去上海读大学时第一次坐飞机;但在未来十年中,大学四年、工作四年、去斯坦福两年,这期间去了一百多个国家,完全从一个土鳖转变成一个海归,这个转变历程,恰好是小红书的用户也会经历的,所以他会非常理解用户的需求和心理,做出来的产品特别的接地气。

3

童士豪在《CEO来了》录制现场

彭亚男: 很多创业者,早期都靠在模糊方向中试错前进,然后不断调整道路。如何判断自己当下尝试的道路是对是错,你从投资人角度,能给一些建议吗?

童士豪: 小步快跑,在失败结果能承受的情况下,不断尝试各种A/B Test,会更有机会找到答案。

大家聪明程度和勤奋程度都差不多,如果都要犯十个或五个错才能找到答案,那么谁越快犯错,且犯错成本控制得极低,谁的成功几率就越高。

再次强调,不要怕犯错,要勇于承担,继续往前走。一个常做决定的人,虽然很容易犯错,但只要每次都不是致命错误,练久了,他的反应和感觉,一定会比那个还只犯过三次错的人要强得多。

没失败过的人,我们也不想投。我们喜欢的创业者的背景,首先,在大公司待过,知道公司成功长什么样子;第二,自己创业过,失败了不要紧,还愿意再干,他经历过高和低的不同阶段,更能以平常心把公司越做越好。

彭亚男: 如何点评今天的中国互联网格局?

童士豪: BAT已经发生明显变化,B是百度还是字节跳动,已经是可以讨论的话题;而未来阿里跟腾讯,能否继续不断创新,还需要证明。

我很期待拼多多、京东、小米、美团、滴滴这几家公司在5G时代的发展,我判断这些家公司中,有两、三家可能会掉队,甚至不在第一、二梯队里,但其它五、六家公司的前景,将会很不错。

关于创新、出海与零售业态:

出海难点在于如何用文化软实力得到全球范围内的认可

彭亚男: 着眼全球,有没有好的创新案例与我们分享?

童士豪: 纽约有一家公司叫Peloton,做运动硬件器材,上面放一个类似ipad的屏幕,输送各种运动课程给用户。所有用户彼此能看到上同一个课程的表现,可以促进大家互相比较,鼓励更多运动;课程内容也很丰富,有不同的音乐,也有非常漂亮、健康的导师在一旁鼓励你,所以整个过程变得很有趣。

3

peloton运动硬件器材

我们和CEO聊天,发现他是想推动一个宗教,而非仅仅一个产品。他认为在美国和欧洲很多国家都需要宗教的动力,用户都需要一个心灵寄托,他的产品提供的是让用户重新找到对美好身材、美好生活的自信。在课程中,用户可以跟其他用户一起连接、交流,彼此心灵的寄托和升华,就像传教一样。

他们在产品包装、品牌塑造上,也都做得很极致,让用户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都很乐意分享和查看。

创始人是哈佛商学院毕业,超级聪明,讲话特别有感染力,也知道自己的弱点,选好CEO来搭配自己,内部管理也做得很好。

他一开始靠硬件起家,一路走来,很多人觉得它就是一个硬件,价值不大,所以前面三轮融资都非常痛苦,但后面的成长极快。我们投它的时候,估值才不到10亿美元,短短两年,现在在二级市场市值已经是70到100亿美元了。成长速度非常之快,打破了所有人对它的财务预测。

彭亚男: 中国的流量红利已见顶,很多企业都在出海,寻找新的增长点,但成功案例不多,难点在哪?

童士豪: 首先,我并不认为流量红利已见顶,5G时代一到,新的流量红利会到来,所以不见得非要往外走。另外,中国三四五线城市也是充满机会的,拼多多和快手都是很好的例子。

回到出海话题。我认为难点在于如何用文化软实力得到全球范围内的认可。这方面做得最好的是华为和小米,华为布局时间久,小米的印度负责人马努Manu Kumar Jain会在各大社交平台做活动推广,让用户感知小米,做到这点,非常不容易。

3

小米的印度负责人马努

TikTok(抖音海外版)已经做得不错了,但如何让国外用户对产品建立一种更清晰的印象,是中国团队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彭亚男: 作为一位电商领域的知名投资人,你认为电商成功的关键逻辑在哪?

童士豪: 第一,获取用户的成本足够低。现在做广告的成本太高了,所以有一定社交效应或口碑效应,能让用户自然分享,是非常重要的。像小米发烧友的口碑营销,不花钱,让用户有参与感;再比如Wish(全球跨境移动电商平台),靠的是产品本身的趣味性连接。

第二,转化率足够高。你推荐的产品是否深受用户喜爱,你的产品推荐算法是否足够好,这些都影响用户下单的可能性。

第三,客单价足够高,能支撑配送成本。

第四,客服服务足够好,用户退换货很方便。这个闭环能做到的话,更多供应商愿意跟你一起玩,成功的几率自然更大。

关于个人: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彭亚男: GGV的同事给你的一个标签是异常勤奋,甚至说你是见过的最勤奋的人,没有之一,每天的工作时间相当长,日历满满当当,常年全球飞。

童士豪: 一年365天,我在硅谷待两百天,每年去纽约出差六到八次,每次两天到三天,回国大概六次,每次两到四天。一般说到这里就觉得飞很多了,因为算下来你可能每天不是要飞六小时到东岸,就是要飞12个小时到国内。另外,我一年去圣保罗、雅加达、新加坡、新德里和班加罗尔都各三次。我觉得跟勤奋已经没有太大关系,是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我不把工作当工作,我把工作当成我生活的一部分。

彭亚男: 这个工作强度非常大,你怎么管理时间?

童士豪: 每个人要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方式。我感觉在速度越快、情况越复杂的时候,我反而越能慢下来,做出判断,哪怕判断只是基于不太多的数据,以及平时积累的对未来的感觉,就能很快做个决定。像刚才所讲,这个决定不可能百分之百对,可能10次只有3次是对的,但判断对的所带来的影响,得远远超过所有失败的总和。

彭亚男: 所以工作中最让你兴奋或者享受的点,究竟是什么?

童士豪: 一件事情,讲了半天,没人听懂,但你自己花两秒钟,就搞清楚了状况,很快能做决定,很快能看出这个决定的效果如何,短短半年或一年,你就知道这个判断的对错,一种成就感或者满足感,是没有太多其他事情能够代替的。

进一步说,能够用比较国际化的角度,去看一个当地市场,每次都能证明,从国际化角度看事情能增加成功机会的时候,每次被验证自己的做法是对的时候,是鼓舞我工作最大的动力。

彭亚男: 比投资一家百亿美金的创业公司,更能让你感到成就感的事,到底有哪些?

童士豪: 登山,爬爬喜马拉雅圣母峰,或者看火山的爆发,去非洲、去北极……是否很美好?完全同意,这都是非常美好的感觉,这些也会让我兴奋。但是,看到我们投资的公司,做出的产品能够改变人生活的方式,那种使命感,跟自己去享受大自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彭亚男: 迄今为止,你觉得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一个人是谁?

童士豪: 以职业生涯来看,我觉得雷军对我的影响最大。我07年底、08年初认识雷军,到13年回美国定居,再到18年小米上市,这5-10年中,能够从小米的第一天就参与进来,到最后变成一家300亿美元的公司,对任何投资者或者创业者来讲,一生很难遇到两次这种机会。如果没有跟小米团队这样一路走来,我不会有今天的地位与经验。我非常感激有这样的机会。

3

雷军与童士豪

彭亚男: 有哪句话影响你最深,或者是在创投人的职业生涯中,让你最有感悟?

童士豪: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我父母出生在山东和浙江,后来去了台湾,我是台湾外省出身,在台湾,我这样背景的是少数;在美国,我是一个亚裔青年,在中国,我是一个美籍华人。

无论去哪,我都算不上是主流人群,但在每个市场都能做好,靠自己的能力,把握住机会,广交朋友,这样的VC几乎是没有的。能够不断以局外人的身份,不断做出对的决定,这是让我觉得很自豪、也很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我认为任何人都有这种机会,就看你自己怎么把握,怎样在压力大的时候,不受到束缚;在不确定的情况下,还敢做出决定。同时敢于试错,直至找到正确答案。

中国发展到今天,许多来自三四五线城市的年轻人,去到大城市打拼,我希望以自己的经历跟大家分享,不要怕,保持乐观,不断累积实力,在每一场战役中,获取教训,赢得下次成功的机会,练出赢的感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