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一张图表惹的祸:5G是如何跟“辐射有害论”扯到一起的?

5

一切的事情都要追溯到2000年,佛罗里达州布劳沃德县公立学校收到了一份令人震惊的报告。

和当时许多富裕的学区一样,布劳沃德也在考虑为教室和25万名学生配备笔记本电脑和无线网络。

这有什么健康风险值得担心吗?

该学区请咨询师、物理学家比尔·库里(Bill P. Curry)研究这个问题。他回应说,这项技术“可能会对健康造成严重危害”。

他在一张标注着“脑组织微波吸收(灰质)”的大图表中总结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证据。

图表显示,随着无线信号频率的增加,大脑接受的辐射剂量从左到右呈上升趋势。

起初,曲线很平缓,但当线路达到与计算机网络相关的无线频率时,它就会直线上升,表明暴露在危险水平。

3434

“这张图显示了我为什么担心,”库里写道。

他的报告详细描述了无线电波是如何传播脑癌的。脑癌是一种致命的可怕疾病。过量辐射也会增加多种疾病的发生概率。

多年来,随着手机、手机信号塔和无线本地网络频率的提高,库里的警告传播得越来越广,引起了教育工作者、消费者和整个城市的共鸣。

人们对5G技术健康风险的担忧日益高涨,这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都要“归功于”库里和他的图表。

但库里的图表没有考虑到人体皮肤的屏蔽作用。

据研究电磁辐射生物学效应的专家说,无线电波在更高频率时变得更安全,而不是更危险。(极高频率的能量,如X射线,表现不同,确实会对健康构成威胁。)

库里博士研究了无线电波如何影响实验室中分离出来的组织,并将研究结果错误地解读为无线电波能够同样影响位于人体深处的细胞。

他的分析没有认识到人类皮肤的保护作用。在较高的无线电频率下,皮肤充当屏障,保护包括大脑在内的内部器官免受辐射。

人类的皮肤也能阻挡更高频率的阳光。

“它不会穿透。”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放射学教授克里斯托弗·柯林斯(Christopher M. Collins)说。

他补充说,库里博士的图表没有考虑到“屏蔽效应”。

天普大学医学院(Temple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医学物理学荣誉退休教授马文·齐斯金(Marvin C. Ziskin)博士对此表示赞同。

数十年来,齐斯金博士一直在探索这样的高频率辐射是否会播下疾病的种子。他说,许多实验都支持高频波的安全性。

尽管医疗机构的评估是良性的,但仍有不少文章危言耸听地夸大了库里博士有缺陷的报告,促使一些人将手机与脑癌联系起来,并在诉讼中作为证据,敦促移除无线教室技术。

一开始只是一张简单的图表,后来它却成为了伪科学生根发芽、蓬勃发展的土壤。

“我仍然认为这对健康有影响,”库里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说,“联邦政府需要更仔细地研究它。”

权威?

库里并不是第一个赞同无线技术进步可能会带来不可预见风险的人。

1978年,调查记者保罗·布罗德(Paul Brodeur)出版了《美国的崩溃》(The Zapping of America),书中引用了一些具有暗示性但往往模棱两可的证据,认为高频频率的不断增加可能会危害人类健康。

相比之下,库里博士的声音是更加权威的。

上世纪90年代,在联邦预算削减结束了他的研究生涯后,他成为了一名私人顾问。他拥有物理学(1959年和1965年)和电气工程(1990年)学位。

他的资历,以及在联邦和工业实验室(包括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数十年的经验,似乎使他成为开展布劳沃德研究的有力候选人。

“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加里·布朗(Gary Brown)回忆说。

但库里博士缺乏生物学方面的专业知识。他可以轻松地解决原子和电磁难题,但他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接受过复杂的生物医学研究方面的正式培训。

2000年9月,库里博士又发布了第二份报告。

第二份报告的频率图要详细得多。

它上升的曲线标注了无线网络辐射剂量的精确位置,无线电、电视和手机信号则在更低的位置。

5646

(图源:《纽约时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国家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学会)

最新一代手机5G的工作频率将接近无线电波频谱的最高频率。在频谱中较低的是家庭和学校使用的无线网络。

总的来说,库里博士的报告认为,这个新兴话题对公共卫生至关重要。

他警告说,儿童尤其容易受到无线技术带来的癌症风险的影响。“他们的大脑正在发育。”他在第一份报告中指出。

库里博士隶属于一个全国性的反对无线网络团体,他为布劳沃德区撰写的两份报告很快开始在业内的反对者中广泛流传。

其中一封寄给了大卫·卡彭特博士(Dr. David O. Carpenter),几十年来,就无线电波的健康风险问题,他一直坚持与科学界共识相反的意见。

卡彭特博士的资历令人印象深刻。他1959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哈佛大学,196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医学院。

从1985年到1997年,他担任位于奥尔巴尼的纽约州立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并于2001年成为该校卫生与环境研究所所长,至今仍在该研究所工作。

他的简历中列出了数百份期刊报告、工作、奖学金、奖项、咨询委员会、书籍和法律声明。

卡彭特博士的言论在20世纪80年代引发了全球争议,他声称高压电线可能导致附近儿童患上白血病。

他作为权威人物出现在布罗德1989年出版的《死亡电流》(Currents of Death)一书中。该书由Paul Brodeur出版,指控电线根本是“死亡电流”。

但联邦研究人员未能找到确凿的证据来支持这些警告。

2011年末,卡彭特博士在一场诉讼中引用了库里博士的图表,试图迫使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公立学校放弃他们的无线电脑网络。这起诉讼是由一位忧心忡忡的家长提起的。

作为一名专家证人,卡彭特博士在2011年12月20日的一份法律声明中表示,该图表显示,随着无线频率的上升,大脑对无线电波能量的吸收“呈指数级增长”,称这是学生面临严重危险的证据。

他说,该图表“说明了推动无线产业向更高频率发展的问题”。

作为对此类说法的回应,该行业指出,它遵守了政府的安全规定。

波特兰案件的法官表示,法院对联邦监管事务没有管辖权,并驳回了诉讼。

尽管遭遇挫折,但卡彭特博士在2011年发表的声明,包括库里的图表,仍然吸引了人们的注意。

2012年,他在密歇根州立委员会(Michigan state board)评估无线网络风险时,将其作为证词的一部分提出了这一观点。不久,这一观点就开始在网络上的无线网络反对者之间流传。

他还发现了一个新的危险。2010年至2012年间,最新一代手机4G的频率超过了当时无线网络的典型频率。

卡彭特博士现在有了一个更大、似乎更紧迫的目标,尤其是因为手机经常紧贴着头部。

“现在有更多的证据表明存在健康风险,影响着数十亿人,”他在介绍一份1400页的报告时说,“现状是不可接受的。”

他在2012年末发布的BioInitiative报告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但是主流科学否定了它的结论。

牛津大学的两名研究人员称其“在科学上不可信”。

变成“事实”

卡彭特博士不服气地努力修改已确立的科学。

2012年,他成为《环境健康评论》(Reviews on Environmental Health)季刊的主编。他出版了几位作家的作品,这些作家和他自己的作品一样,都是危言耸听。

“手机使用的骤增也增加了患癌症、男性不育和神经行为异常的风险,”卡彭特博士在2013年写道。

在随后的几年里,随着无线设备的频率不断上升,一种与之相关的脑癌风险被不加批判地重复出现,而且常常不归责于库里博士或卡彭特博士。

相反,它被活动人士视为现代科学的既定事实。

“频率越高,就越危险,”一家名为辐射健康风险(Radiation Health Risks)的网站在提到来自5G信号塔的信号时表示。

这一想法得到了一个类似网站的响应,在一个名为“科学讨论”的页面上,5G又背锅了——“更高的频率对健康更危险”。总的来说,该网站充斥着脑癌警告。

最近,卡彭特博士告诉俄罗斯电视网RT America,最新款手机对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

“5G的推出非常可怕,”他说,“没有人能逃离辐射。”

据俄罗斯电视网RT America发布的这篇文章称,世界各地的科学家、环保组织、医生和公民正呼吁各国政府停止电信公司部署5G(第五代)无线网络,他们称5G是“一项关于人类和环境的实验,根据国际法,这被定义为犯罪。”

“尽管与5G技术相关的辐射还没有像与当前手机技术相关的辐射那样被广泛研究,但有大量文献和证据表明暴露在辐射中会对人类健康和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文中,科罗拉多大学化学和生物化学系教授杰里·菲利普斯博士(Jerry Phillips)表示。

这篇文章遭到了诸多媒体的驳斥与反对。《纽约时报》称,RT“仅今年就播出了7个危言耸听的节目”。

由于需要更高的带宽,5G时代的新手机将使用的无线电频率范围,将比库里博士20年前认定的危及学生健康的频率高数十倍。

但是主流科学家仍然没有发现手机无线电波对人体有害的证据。

“如果手机与癌症有关,我们希望看到一个显著的上升趋势,”牛津大学的癌症研究员大卫·罗伯特·格里姆斯(David Robert Grimes)最近在《卫报》(the Guardian)上写道。

“但我们没有。”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卡彭特博士为自己的观点进行了辩护。

“你有所有的证据表明手机辐射穿透大脑,”他说。

但经过一些讨论后,他承认,越来越高的频率实际上可能很难进入人体。

他指出,在城市,5G服务需要放置许多天线塔,因为墙壁、建筑、雨水、树叶等物体都可以阻挡高频信号。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把发射塔建得这么近。这些电波无法穿透。”

卡彭特博士承认,如果人类皮肤也能屏蔽5G信号,“也许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现年82岁的库里博士则没有这么坦率。在一次采访中,他说他不再关注无线行业,并否认自己曾犯过任何科学错误。

“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库里在谈到他的批评者时说,“我将把这个问题留给业内的年轻人,让他们自己解决。”

相关深度报告 REPORTS

2019-2024年中国5G产业发展前景预测与产业链投资机会分析报告 2019-2024年中国5G产业发展前景预测与产业链投资机会分析报告

本报告第1章分析了全球5G产业的发展状况;第2章分析了5G产业设备市场的发展状况;第3章对5G产业的应用市场进行了分析;第4章对5G产业内的领先企业进行了分析与解读,具有...

查看详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