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科技 >

孟山都又双叒因除草剂致癌赔上142亿 草甘膦致癌到底冤不冤?

1

“世纪之药”阿司匹林的发明者、世界上最大的种子及农化品巨头企业拜耳和它旗下的子公司孟山都近日又陷入了舆论泥潭。

周一旧金山高等法院一个陪审团裁决,德国化工与制药巨头拜耳向一对夫妇支付逾20.5亿美元(约人民币142亿元),这对夫妇指控因为使用该公司旗下孟山都的农达(Roundup)草甘膦除草剂而患上了癌症。这是该公司在逾万起类似诉讼中第三次遭遇挫败,判赔金额创下新高。

该公司首起因草甘膦除草剂致癌的巨额赔偿案可追溯至2018年8月,加州法院一个陪审团裁定孟山都的农达除草剂导致另一名男子患癌,须向其支付2.89亿美元(约合20亿元人民币)赔偿金,导致拜耳股价大跌。

接下来,在今年的3月底,美国旧金山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裁定,拜耳集团应向一名男子支付8100万美元(约6.3亿元人民币)赔偿金,此人因使用拜耳旗下孟山都的农达草甘膦除草剂而患上癌症。这是该公司在逾万起类似诉讼中第二次遭遇挫败。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拜耳就因旗下孟山都的农达草甘膦除草剂致癌事件吃了三场官司,且均以巨额赔偿的败诉收场,其股价从去年8月至今已大跌40%。最新的创纪录赔偿案件更是将拜耳推上风口浪尖,同时也引发了外界关于草甘膦除草剂是否致癌的热议。

那么,“草甘膦”能致癌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从认识“草甘膦”开始。

草甘膦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由孟山都化学家合成的一种除草剂的活性成分,在杀除野草方面有奇效。目前,草甘膦是全球农业生产中使用最为普遍的一种广谱灭生性除草剂。

不过,在此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草甘膦不是什么转基因除草剂。早在有转基因作物之前,草甘膦就已经在作为除草剂使用了。转基因作物在用,非转基因作物也在用。

而有些人之所以会误认为草甘膦是转基因除草剂,是因为孟山都研发的转基因作物中有一种是抗草甘膦的。

其实自除草剂诞生以来,有关其影响人体健康的担忧也越来越多,而国际上对于畅销全球的草甘膦除草剂能否致癌的争论更是一直不断,而且始终没有达成一致。

① 2015年初世界卫生组织曾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认定孟山都的农药草甘膦,商品名“农达”可能致癌,这份研究报告来自WHO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官方网站。

② 2015年11月15日,欧盟食品安全监管机构(EFSA)公布一项评估报告认为,农药草甘膦“可能不会致癌”。

③ 2016年5月13日,国际癌症研究所的上级领导机构——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日内瓦总部与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召开联合会议。在重新评估的基础上得出结论称,草甘膦不大可能致癌。

④ 2017年3月15日,欧洲化学品管理局(ECHA)风险评估委员会(RAC)正式确认草甘膦为非致癌物。

⑤ 2019年4月20日,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EPA)发布再度声明称:草甘膦不是致癌物,当前注册的草甘膦产品不会对公众健康产生风险。

从上述各大权威组织的博弈来看,关于草甘膦能够致癌尚未有统一的答案。而从草甘膦致癌逾万起类似诉讼中目前只有三起胜诉也可以看出:大多数人无法找到充分的证据来证明草甘膦和致癌有关。

就算是上述三场胜诉,宣判的理由也不是草甘膦致癌,而是陪审团认为“拜耳的产品没有对其癌症风险作出适当警告”或者“草甘膦是引发癌症的一个“重要因素”。

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草甘膦和致癌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可能是引发癌症的一个“诱因”。

在第一起胜诉案件中原告的律师称,草甘膦本身并不是最大的问题,他提出草甘膦和“农达”除草剂其他成分之间的反应使这一产品具有更高的致癌性。

孟山都发言人也称,在此次诉讼中,原告的律师无需证明除草剂是导致癌症的唯一原因,只需证明除草剂对他的病情是“重要的诱因”之一即可。也就是如果原告能证明没有接触“农达”除草剂他就不会患上癌症,就能胜诉。

实际上,从科学角度来讲,很难证明草甘膦有直接致癌的这么一个作用,因为罹患癌症的个人个体差别特别大,而且它的因素也特别多,取证难度大。上述三起诉讼之所以会胜利与陪审团打“同情牌”也是分不开的。因为从陪审的角度来讲,它肯定是对于弱势的一方,会偏向患病的一方。

虽然目前关于草甘膦能否致癌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是在无法得出切确统一的答案之前,草甘膦或许无法洗脱“可能致癌”的嫌疑,那么问题就来了:

草甘膦除草剂是否应该像在香烟产品上标示“吸烟有害健康”一样,被贴上“可能致癌”的标签?

如果草甘膦被迫贴上了这种标签,那草甘膦生产者就可以要求猪肉也贴上标签,因为加州65号法案将红肉(包括牛肉猪肉)和草甘膦列到了同一个类别(2A)。

如果猪肉不贴标签,草甘膦生产商就会控告加州政府不作为,吃瓜观众就可以接着看另一台大戏。

再者,2017年6月26日,被加州环境健康危害评估办公室一同列入“可能致癌”清单的除了草甘膦,还包括“丙烯酰胺”。由于咖啡中含有“丙烯酰胺”,所以加州法院还应要求星巴克等公司对咖啡标识“可能致癌”。

如果按照这种划分法,那么可能诱发癌症的炸鸡、烧烤、腊肉等等这些食物都应该被贴上标签,我们的生活可能要被这些触目惊心的标签所包围。

之所以会提出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将“要不要用”和“怎样用,用多少”混为一谈。其实,烧烤等食物是否致癌不仅要看一个人的体质还要看食用量的多少,草甘膦“可能致癌”的观点也在于此--其标准限量与规范的范畴。

草甘膦作为一种农药,我们在使用时应按照农药来监管,就是说它有它的标准,它有它的限量,不能够乱施,剂量等等都要有规范。与其他农药一样,如果使用量超标肯定会残留,也会对健康带来负面影响。但是如果我们严格按照规范来用,它的负面影响将降到最低。

相关深度报告 REPORTS

2019-2024年中国农药行业市场需求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 2019-2024年中国农药行业市场需求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

报告主要内容:农药行业发展综述、农药行业发展路线图、农业行业发展环境;农药行业总体经营情况;农药行业竞争情况、并购重组情况及竞争趋势;行业细分产品市场发展状况...

查看详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